狐阿七(高中修行中)

沉迷写文,光速爬墙。

[白兰地]从容

◇小短篇一发完

◇文笔不好请见谅orz

◇ooc巨严重,幼儿园文笔,慎入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今天是秦岚的生日,也是白鹄和秦岚在一起的第401天。

        秦岚坐在落地窗边。屋里很冷,他没有打开暖气;屋里很黑,他没有开灯。秦岚倚靠着冰冷的玻璃,沉默地注视着漆黑夜幕下的车水马龙、点点灯火。分针缓慢地走着,一点一点地向“12”的方向挪动。

        秦岚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,呼吸绵长平稳,冷眼看着马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少,许久不曾进食的胃传来隐隐的阵痛。

        分针终于是走过了“12”,带走了这个平平淡淡、被人遗忘的昨天。

        玄关传来关门的声音,灯被打开,骤然撒下惨白一片的冷光。秦岚不适地微微眯了眯眼,适应了一下突如其来的光亮,凉凉地将视线投向来人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迈进客厅的脚微微一顿,有些诧异地望向秦岚。不管是什么时候,他从未见过如此狼狈的秦岚。火红的发仿佛失了色泽,乱糟糟地窝在他头上,姣好的脸上满是清浅的泪痕,变得苍白的薄唇微抿,冷冷清清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去哪儿了?”清冽的嗓音变得有些沙哑,声音里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弥尔今天去调酒了,我去捧个场。”白鹄看着秦岚,觉得他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,却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 秦岚眯了眯眼,勾起嘴角,凉凉地笑了: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白鹄皱了皱眉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秦岚仰了仰头,不让眼角的温热流下。他沉默了好一会儿,垂眸看向白鹄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穿着一套高定的西装,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到最上面,脸上几乎没有表情,只是微微皱着眉,头发整整齐齐地梳向脑后。

        秦岚闭上眼,轻笑了一声:“你为什么可以这么从容?”尾音有些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皱紧了眉,看着秦岚。他好像突然找到了秦岚的变化在哪里,但一时又想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 秦岚站起身,擦着白鹄的肩走过去,拉过已经收拾好了的行李,回过身冲白鹄笑着说:“如果可以,别再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白鹄见多了秦岚邪气的笑,勉强的笑,苦涩的笑,却极少见到秦岚笑得如此灿烂纯真,宛如寒冬的烈阳,熊熊逼人,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    他忽然明白了,是秦岚的眼神变了。曾经望向他时深如大海的爱意,如今却是满目疮痍。秦岚明明笑得如此灿烂美好,他却只觉得如坠三尺冰窟,有如数九寒冬,冷得他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    他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赶紧地冲下楼,冲着秦岚远去的背影,平生第一次姿态尽失地大喊:“秦岚,你还爱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 他好怕。

        他好怕看见令他肝肠寸断的画面,他好怕听见他不愿面对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 远远地,秦岚停住了脚步,转过身来,在一盏橙黄的路灯下笑得明媚。他笑着,却流着泪,抬起右手摁在心脏的位置,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依稀听见了,他说:“谢谢你终于愿意为我放下从容。但亲爱的,这里没有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 秦岚还是走了,没有再回头。白鹄终究是落下泪来,向那个不断远去、不断缩小的身影伸出手,却不能再像那天一样拽他回到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 他终究是把他的秦岚弄丢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终究是回不到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跌跌撞撞地回到家。秦岚收走了自己所有的东西,没有留下一丝存在过的痕迹,房间空出了大半,显得冷清,没有生气,仿佛这一年多的喜怒哀乐都只是他的一次幻想。

        冰冷得毫无生机,冰冷到失去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 或许倒也谈不上喜怒哀乐,大多数和秦岚在一起的时光都是平静的,心中隐隐约约充斥着一种隐秘的欣喜。而绝大数的哀、怒、乐,都是属于秦岚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他真真是他见过最鲜活的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仿佛失了魂魄,走进他和秦岚的房间。房间是按照他的喜好装修的,黑白两色的商务风格。白鹄突然想起,秦岚从来没有向他提出过自己的意见,总是笑着说你喜欢的我也喜欢,就好像知道他不会为了他改变,所以也并不奢求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他竟爱得如低微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世上又能有几个人,可以像秦岚一样,把所爱之人奉作神明,爱得低微如草屑?

        可他却把他弄丢了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的视线在屋内扫视了一圈,目光落在墙角挂着的日历上。视野逐渐变得模糊,只那一个红圈愈发鲜艳,似要渗出血来似的,仿佛有什么要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 原来我竟是连你的生日都忘了吗?

        这一年多的日子,仿佛只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毫无保留的付出。他仿佛只是接受了,却忘记了不对等的感情终会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 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。

        但那个人不会再傻傻地站在原地等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 爱情里哪有什么从容,只是还不懂得如何去爱罢了。


[白兰地]失音症

◇私设成山orz

◇暗恋的人的亲吻可以治疗失音症是我瞎编的٩(๑`^´๑)۶

◇OOC是我的,他们是彼此的

◇文笔不好请见谅...( _ _)ノ|







        刺耳的闹钟铃声划破寂静的空气,秦岚迷迷糊糊地摁掉闹钟,迷迷糊糊地起身准备去洗漱。朕尧打了个哈欠倚在他卧室的门框边上:“啊……你又准备去找白鹄啊?”秦岚迷迷糊糊地看了他一眼,开口刚准备讲话,却发现自己失了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 “???”朕尧看秦岚张了张口却没有出声,有些疑惑,“你怎么了?傻了呀?”秦岚惊得一下子清醒了。他有些惊讶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张口又尝试了几下,发现自己真的讲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 秦岚:“!!!”

        弄了好半天,秦岚好一通指手画脚,朕尧才搞清楚发生了什么。“噗哈哈哈哈哈哈,秦岚你今晚还要酒吧驻唱呢,结果连声儿都发不出了,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!”朕尧笑得在床上打滚,“就你现在这样你还想去找白鹄?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!”

        秦岚张口就想骂朕尧,可惜他现在又发不出声,气得扑上去就要打他。

        两个人闹了好一会儿,才安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哎,说认真的。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朕尧终于冷静下来,才觉得事情有点不对。秦岚昨天也没有吃什么不好的,也没有做什么,怎么会突然讲不出话呢?

        秦岚摆了摆手,表示他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决定——问问无所不知的度娘。

 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呐,找到了,符合你这个情况的就这一条。唔,我看看啊……失音症?”秦岚一把抢过朕尧的手机,无视了朕尧的小声埋怨,自顾自地看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失音症—aphonia

因器质性或情感性障碍造成的不能生成语音。

功能性失声病亦称癔病性失声症或精神性失声症,是癔病的一种表现。大部分病人与精神过度紧张或情绪剧烈波动有关,如发怒、激动、恐怖、忧虑、悲伤等,少数病人发生于睡眠后醒转时或患重病之后。

常表现为突然失声或仅能发出耳语声,但咳嗽或哭笑时声音往往如常。大多数病人经治疗后突然恢复,少数可自行恢复,也有愈后再发者。”*

        “你这是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?怎么会得这种病?”朕尧接过手机看看,挠了挠头说。

        秦岚又摆了摆手,表示他也不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成吧,今晚的驻唱我找个人替你。”朕尧想了想,说。

        当天晚上。

        弥尔的朋友有事,于是让弥尔替他来调酒。白鹄被弥尔硬拉来,坐在吧台边无所事事,偶尔应几声弥尔的问话。

        台上传来清秀的声音,一个面容姣好的少年弹着吉他在上面驻唱。

        “诶,怎么是他来?”弥尔擦拭着酒杯,声音有些困惑,“今天晚上不应该是秦岚哥驻唱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说不定人家有事呢。”白鹄的视线投向台上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……”弥尔的视线投向酒吧的角落,“秦岚哥不是在那儿吗?”

        白鹄的视线随后在酒吧内扫视一圈,一眼便望见了角落那人张扬火红的发。那人的手里端着一杯艳红的酒,同样火红的眸子似乎望向台上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不知怎么的,抬脚向他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 隔着几步的距离,却听到朕尧对秦岚说:“诶,你这病什么时候才能好啊?要一直好不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 秦岚……生病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秦岚摆摆手,一言不发地喝掉了杯中的酒。

        秦岚看起来……有点难过。

        秦岚该不会是得了什么绝症吧?白·重度脑补患者·鹄惊愕地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他上前两步,扯住秦岚的手腕:“秦岚?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 秦岚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,心里怀疑小白鹄莫不是被人掉包了?

        然而秦岚的沉默落在白鹄眼里却成了得了绝症的落寞。(秦岚:???)

        朕尧默默地悄悄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有些紧张地问:“秦岚你怎么了?生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    秦岚神色复杂地看着他,反手拽住白鹄的手腕,眼睛盯着白鹄鎏金色的眼眸,细长的手指在他手掌心里一笔一划地写下:

        你为什么这么紧张

        白鹄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又写:

        我生病你为什么紧张

        白鹄呆呆地愣在原地,他鎏金色的眸子里映出一抺红。周遭嘈杂的环境似乎都安静了,他只听见自己的心脏紧张地扑通扑通跳个不停,他只看见秦岚深深地望着他,好像要一直看进他的心,看看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他到底在想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 他到底为什么紧张呢?
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秦岚在他的记忆里永远不能以一个好友、甚至是点头之交的身份出现,而是无数次地和他的思绪、他的情绪纠缠不休?

        他为什么永远也不能忘记那个黑夜里的背影?

        他为什么永远也不能忘记他笑意盈盈时眼睛里的落寞?

        秦岚对他而言,到底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    白鹄就这样愣愣地看着秦岚,看着他火红的眸子。他突然想起以前看到的一段话:“我以为我看够了阳光,它泛滥得多廉价而寻常。直到与你人海相望,才知我从未曾真的见过阳光。”*

        他真的好像阳光。

        他是如此耀眼,如同着了火的模样,如同生命。*
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秦岚,像是被什么蛊惑了一样,缓缓地俯下身去。

        唇瓣相接。

        他细细地辗转,好像在品味什么世间绝美的甘甜。他的指尖划过秦岚的脸,落在秦岚火红的发上,扣住秦岚的后脑勺带向自己,更深地探索着口腔内温热的气流与甘美的渴求。

        他感觉自己像条快要溺毙在岸上的鱼,极致疯狂地渴求着秦岚口中的甘甜,极致温柔地扫过秦岚口中的每一寸。

        秦岚像是被吓到了,呆愣愣地随他摆弄。

        忽地,秦岚推开了白鹄。他没有用多大的力气,因此也只是避开了唇舌的纠缠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太近了。

        秦岚望着白鹄近在咫尺的俊脸愣神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他真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的视线描过秦岚的眉眼,看见他那双火红的眸子里倒映出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喉结一紧,晕染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。耳畔是逐渐失重的心跳声,眼前的那一抹热烈的红仿佛要自此点燃他的心脏,唤醒深藏心底的欲念。

        “秦岚……你一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对你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 白鹄轻凑上前,细细密密的吻落在秦岚的眉尖,落在秦岚的眼尾,落在秦岚的唇角。

        秦岚难耐地仰了仰头,脖颈倾出一段优美的线条,换来白鹄落在喉结上的啮咬,呼吸急促:“唔……真是要了命了。”声音低哑又性感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自喉间发出一抹低沉的轻笑,炽热的呼吸喷洒在秦岚白皙的颈侧:“我们回家,嗯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想养一只狐狸。”

“啊?”

“会勾人心魂的那种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成精以后像你这样的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*关于失音症的资料来自百度。
*白鹄想到的那段话来自沃特艾文儿的《你眸中有一个宇宙》
*关于秦岚的那句话来自《同学关系?》

独一无二(论坛体)

◇我来搞事啦(ง •̀_•́)ง

◇是小王子和他的玫瑰(´∀`)♡

◇文笔不好请见谅(ノ_ _)ノ

◇OOC是我的,他们是彼此的







楼主: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……

1L:那你倒是说啊(º﹃º )

2L:9494,不要吊伦家胃口(´∀`)~

3L(楼主):ls你呕……等我捋一捋

4L(楼主):你们难道没有觉得我们M星的小王子最近怪怪的吗?

5L:……哪里怪怪的?

6L:这种私下讨论皇储真的好吗?/兴奋.jpg

7L:楼上你……/兴奋地搓手手.jpg

8L:楼主你有点危险/一本正经.jpg

9L(楼主):你们别闹啊,我的思想很正确的/根正苗红.jpg

10L(楼主):但是你们真的不觉得吗?咱们的小王子平常那么尽职尽责的一个人,最近怎么……怎么……突然变得不知所踪了???

11L:唔……

12L:唔……

13L:唔……

14L:唔……

15L:唔……

16L:唔你们个大头鬼啊。咱明明白白地讲,我发现了/举手.jpg

17L:/好学生举手.jpg

18L:我……我也……/柔弱发言.jpg

19L:合着这原来不是我一个人错觉啊/葡萄美酒夜光卑.jpg

20L:你们还记得上次的巡礼吗?

21L:记得记得!小王子少数没来的那次!

22L:不仅没来,好像后来的好几次衍生聚会他都没有参加……

23L:而且听说最近把宫里的不少事务又推回给了国王……

24L:就连国王都调侃说找不到他人……

25L:这tomato是怎么回事???

26L:好像挖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料orz

27L(楼主):等等,你们先别讨论了。

28L(楼主):我刚挖到一个知情人士/小妹妹,白又白,哥哥有糖来不来.jpg

29L:我为什么觉得楼主散发着一种浓浓的猥琐气息……

30L:ls你不是一个人……

31L 普通人:哇,我抢到了一个整楼~

32L 普通人:先声明一下,我就是一个普通人,普通到扔进人海里就找不到的那种

33L:但素,我有超级好的运气,所以我平常在小王子身边工作

34L:偷偷的给你们透露一下,小王子可能近期要纳王妃了

35L:!!!

36L:!!!

37L:!!!

38L:!!!

39L:!!!

40L:!!!

41L:不!!这不是真的!!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!!

42L:我不相信!!/恶龙咆哮.gif

43L:万千少女的梦碎了orz

44L:是谁??是哪个小狐狸精勾引的小王子??!!

45L:是哪一个妖艳贱货??!!

46L 普通人:那什么……我建议你们冷静一点……

47L:冷静个鬼啊!!

48L:你叫我们怎么冷静??!!小王子这些年单身零绯闻,前年才过的成人礼今年就说要结婚了!!这闪婚吗??

49L 小刺玫:你们也觉得太快了对不对!!

51L:对!!!

52L:对!!!

53L:对!!!

54L:对!!!

55L:对!!!

56L(楼主):你们别瞎闹啊,小王子肯定是有他自己的想法

57L 普通人:所以,凡人们你们还是不知道吧,小王子真的超级爱王妃。这几年,小王子每年不都会抽很长一段时间去星际旅行吗?其实就是溜去陪王妃了。

58L:星际旅行??所以王妃不是我们M星的人?

59L:所以他们很早就认识了??

60L 普通人:对啊。小王子第一次去星际旅行的时候,就在一颗偏僻的小星球上遇见了王妃。那是一棵很孤独很孤独的星球,小王子就在那里陪了王妃很久很久。因为那个星球上没有其他有灵智的生物,所以王妃他太孤独了。小王子就在那里待了很久,陪他说话,陪他看日出,陪他看日落。虽然那颗星球孤独又安静,但却是一颗很美丽的星球,一切都纯净美好得不像话,好像任何事物在那里都会失去几分色彩,因为那里太美了,一切外来事物都会相形见绌。

61L 普通人:而王妃是那里最耀眼的存在,他让周围所有的美丽都失去了它们本身的光彩,因为他太夺目了。小王子虽然是外来者,却也没有在这样的环境中逊色几分。他和王妃站在一起,明明四周安静无人得不像话,却给人一种永远都插不进去的感觉。因为他们太相配了。

62L:冒昧的问一句,王妃的本体是……?

63L 普通人:玫瑰花。

64L 普通人:那一整颗星球上,也是这整个宇宙间,唯一一朵玫瑰花。

65L:!!!

66L:我酸了……

67L:柠檬树上柠檬果,柠檬树下你和我

68L: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还在想:王妃是谁,怎么会这么好运?现在我非常羡慕小王子orz

69L:是玫瑰啊……只存在于书本里的玫瑰啊……

70L:真实羡慕.jpg

71L(楼主):……你们刚刚看新闻了吗?

72L:没有,怎么了?

73L:没有,怎么了?

74L:没有,怎么了?

75L(楼主):咳……皇室公布小王子的婚讯了

76L 普通人:唔……还发了一张合照

77L:……

78L:……

79L:……

80L:……

81L:这什么神仙颜值!!!

82L:🔒了!!!

83L:小王子和王妃简直了……配一脸

84L(楼主):好像还没完……小王子刚刚好像发微博了……

85L:微博已经卡到把我踢出来了……哪个好心人转播一下?

86L 普通人:我来!!

  姚琛V:你是这世间唯一的一朵玫瑰,你是我左胸腔里跳动的心♡ @Vin周震南

87L: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88L:发出了土拨鼠的尖叫

89L:温文尔雅的小王子说起情话来好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90L:我死了qwq

91L(楼主):!!!王妃回应了!!!

  Vin周震南V:你是我看见的第一人,你是我心中的一世人♡ @姚琛

92L:www我原地升天!!!

93L:“你自这孤寥的世间闯入我眼帘,也闯入我的心”我爆炸了!!!

94L:这什么神仙爱情呜呜呜(┯_┯)

95L:好甜呜呜呜(┯_┯)

96L:我要🔒死这对,🔑我吃了呜呜呜(┯_┯)

97L:好幸福呜呜呜(┯_┯)

98L:温柔帅气小王子X深情娇矜小玫瑰,我嗑爆!!!我可以!!!

99L 小刺玫:谢谢你们(´∀`)我听到啦~

        与此同时,在偌大的皇宫内,深情娇矜的小玫瑰正趴在床上,晃着白嫩的小脚丫,刷着论坛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琛哥!你看大家,好可爱。”周震南扬起脸,看向走近的姚琛,面容明艳美好得像一朵盛放的玫瑰。

        姚琛微笑着,走向他放在心尖尖上的玫瑰。他靠近他,在他唇上轻轻地落下一个吻。

        就算我找遍整个宇宙,也不能再找出一朵玫瑰。

        就像我翻遍心脏的每一个角落,也不能找出一个除你之外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正如《私语书》所说的那样,他一直以来在等的那个人,就像他丢掉的另外一半一样。他见到那个人的那一瞬间,一切都已经被预设好,感情、印象,都已经储备到位,只等他轻触那个天亮的开关。他说的每一句话那个人都懂得,他只要开一个话题那个人就已经明白,他一交代关键词那个人就能感应到方位。那真是一个盛大的奇迹。

        周震南就是姚琛在等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 周震南确实是一个盛大的奇迹。

        姚琛的奇迹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一个人的奇迹。

        只他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环游遍了整个星系,找不到第二朵玫瑰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啊,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我的唯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独一无二。”

我好像在哪见过你

◇我我我……我回来啦(ง •̀_•́)ง

◇突然好心疼萧衍儿砸,好想把关大猪蹄扔掉/气fufu

◇文笔不好请见谅(ノ_ _)ノ

◇ooc是我的锅orz









拾壹、分别

        “喂,老关呐。”周巡倚在窗台边,背靠着冰冷的窗棂,指尖夹着一根点燃的烟。他半边脸隐在一片漆黑的阴影下,半边脸露在阳光下,却也被缭绕的白色烟雾遮挡,只影影绰绰地露出刀削般的轮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关宏峰一手整理着教案,一手握着手机,心里隐隐浮上一抹期待。但他也说不清自己在期待些什么,只是在听见周巡低沉的嗓音用熟稔的语气喊他“老关”时,隐隐冒出了些欣喜。或许当时病房里的感觉只是错觉,他想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现在有空吗?”周巡抬手吸了一口烟,转身望向窗外。有些刺眼的阳光令他有些不适地眯了眯眼,缓缓吐出一口烟雾。

        “现在?有空。”关宏峰整理好教案,放进柜子里。柜子里蓝色教案的脊上贴着白色的标签,按内容、日期排列整齐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……”周巡顿了顿,把烟头在金属窗棂上按灭,红色的微光转瞬间熄灭,白烟逐渐消散,露出一双清明的桃花眼。

        “来一趟支队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关宏峰站在支队长办公室的门前,不知怎么地产生了一种近乡情怯似的感觉。他吐出一口浊气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 屋里的设施一如当初。窗边那一盆命运多舛的绿萝还在摇曳生姿,那台半旧的跑步机还静静地立在原处。关宏峰在门口静立了一会儿,缓步走向沙发,坐了下来。看到办公室里没人的一瞬间,他心里涌上了一股不知是失落还是什么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 周巡站在不远的拐角处,遥遥地望着半掩的门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在他几步之后,萧衍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 “景恒,你说,我该怎么办。”周巡忽然开口,声音轻轻的,“你那么有主见,你说,我该怎么办。”萧衍神色微变,有些复杂且茫然地看着周巡。

        周巡转过身,定定地看向萧衍:“景恒……萧衍?”“你……”萧衍直直地撞进一双毫无波澜的眼。他的直觉告诉他,周巡那极轻的、呢喃一般的“景恒”是在叫他。他一时失了神,就好像他曾千百次暗自渴望周巡如此唤他,就好像他曾在梦中千百次听见这呼唤。

        周巡低声叹息,走上前来。萧衍还在愣神,只感觉周身被什么环绕,又很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蜻蜓点水的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当他再回忆起这一刻,甚至会怀疑这个拥抱是否存在过。这或许就是他们之间最近最近的距离了,却显得他们之间那么远。

        但当时他只感觉到心如擂鼓。

        等他缓过神来,只看见周巡进办公室的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 我这一生,也便值了。萧衍心中忽然浮起这般荒诞的想法,却又似乎极有说服力似的,在他心中盘旋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老关。”周巡迈进办公室,熟稔地冲关宏峰打了个招呼。“周巡,”关宏峰不知为什么,忽然有些紧张,他不自觉地理了理自己的衣角,“找我什么事?”“嗨,我说不清楚。”周巡摆了摆手,“主要是顾局找你。老头儿在办公室等着呢,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关宏峰顿了顿,心里堵得慌。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半倚在窗边的周巡,一言不发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周巡脸上挂着笑,却让人感觉如隔千里。他熟练地掏出一支烟,点燃,送到嘴边,然后就没了动作。他微眯着眼,迎着灿烂的日光看出去,目光落在不远处路边的灌木丛上。明媚的日光大咧咧地笼罩了一切,周遭好像曝了光,显出一分如梦似幻的虚假来。两只黑色的蝴蝶便显得格外显眼,轮廓却被日光照得有些模糊了。手指传来灼痛,周巡才缓过神来。一只烟已燃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    萧衍站在门口,也不知看了多久,见他回过头来,才轻轻开口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从什么时候开始,一切变成这样了呢?萧衍的目光慢慢飘到了前面男人的背影上。自从周巡醒来之后,周身的气场都变了。气场这东西说起来太玄。昏迷前的周巡,总让人想起意气风发的少年,无论他经历了多少风霜,总给人一种他还年少的错觉,总觉得他身上有一股傲气,总觉得他有用不完精力,总让人不由自主地关注他。而现在的周巡,明明还是同一个人,却散发着一种老僧入定的死气,有一种历尽沧桑之后的淡然,好像一下切去了七情六欲,超然出世。偶尔显出几分入骨的哀伤,沉寂萧索得好像不属于这红尘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 周巡微微垂着眸,身后的视线让他觉得有些沉重。我何德何能啊,萧景恒……周巡心中微微一沉,他刚刚好像一不小心叫出了口。萧衍似乎……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 萧衍,字景恒,梁武帝。

        当关宏峰恍恍惚惚地回到支队长办公室的时候,屋子里早已空无一人。他这一生,少有如此失态的时候,就连当初弟弟出了事的时候,他都是冷静自持地制定好了计划,而今天如此却是因为周巡。关宏峰堪称踉跄地跌坐在办公椅上,像往常一样面无表情的脸上此刻却可以明显地观察到几分茫然。“屠龙”啊……关宏峰的神色逐渐恢复如常,视线落到桌面上,一个倒扣的相框上,目光中露出几分疑惑,伸手把它翻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 相框里是他和周巡前些年的合照。他总是冷清的面容罕见地柔和了几分。周巡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,颇有些吊儿郎当地揽着他的肩膀,笑得没心没肺的。关宏峰满怀着怀念看了一会,眼中忽地闪过几分痛意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……怎么就成了如今这番模样呢……


2周……

2周之后铁定更……

努力学习……
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“那个夏天你没能完成的梦,今天你实现了。”

两年后的他们,瘦了,但没变。

断层C位,妈妈爱你。

周震南,震四方,南极星,永不荒。

[白兰地]花吐症

◇私设花吐症是人尽皆知的病症

◇文笔不好请见谅(ノ_ _)ノ

◇OOC是我的,他们是彼此的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“喂,秦岚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小白鹄呀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也没多大事,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哎呀我这儿还有点事儿先挂了哈~”

        “嘟嘟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白鹄有些错愕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手机,这是自缓和关系以来,秦岚第一次主动挂他电话,更不用说打断他说话了。白鹄微微皱起了眉,比起恼意,更多的是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 “咳咳咳。”秦岚强压下胸腔里的不适,快速说完挂断了电话,才敢放肆地咳嗽。金色的花瓣在空中悠悠地打了两个转儿,才落进了秦岚的手里。秦岚隔着一层咳出的朦胧泪水,那抹金色显得尤为刺眼。白皙修长的手指微微用力,被揉烂了的花瓣自指间落下,留了一手金色的汁液,就像那人耀眼的发丝。秦岚眯了眯眼,雾气被挤出眼眶。他抬手随意抹去了嘴边的血色,嘴角勾出一丝凉薄至极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 算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 秦岚一连几天没有出现在学校来找白鹄了,白鹄皱着眉,眼里是他自己都不曾发觉的担心。他有些烦躁地走在落满了梧桐叶的柏油路上,沙沙的声音都显得有些焦躁。初入秋的凉风携着几分寒意迎面而来,白鹄紧了紧外套,余光瞄到道路尽头招牌熟悉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去吧,去找他。仿佛有声音在蛊惑他。

        他推开门,抬头正迎上乐队的出场。鼓手飘逸的白色长发,主唱利落的黑色短发,贝斯手柔顺的栗色……

        等等,栗色?

        白鹄心里忽地涌上一丝惧意和一丝恼意。为什么离开,为什么没有任何消息,为什么……白鹄脑海中忽而闪过那个晚上,他看着秦岚迈入黑暗的背影,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想拉他回来。当时他在想什么呢?秦岚那时孤寂的背影好像一去就不会再回来了一样。他不想秦岚落入黑暗,不想秦岚就那么离开。秦岚他值得光明,所以他把他拉进了光明。

        最重要的是,他不想秦岚当时就那么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 好像要从此走出他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 有什么在白鹄的心里翻涌、挣扎,试图冲破桎梏。白鹄坐在吧台边,摁着酸酸胀胀的太阳穴,看着手中酒杯里升腾的气泡出神。

        朕尧下了舞台,一眼看见吧台边那一头标志性的金发。越是走近,越能看见白鹄眼里的波涛汹涌。朕尧叹了口气,要了杯酒坐在了白鹄旁边。白鹄抬头瞥了他一眼,又垂下眸,似是在等朕尧先开口。朕尧也不着急,坐在他旁边,喝了一杯又一杯。当空杯摆到第38杯时,朕尧终于等到了白鹄有些沙哑的开口:“秦岚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 朕尧握着酒杯的手紧了紧,想起了那屋满地的灿烂,眸光黯了黯,又喝尽了第39杯酒,才缓缓开口:“在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什么?为什么不找你了?为什么不来乐队了?还是为了别的什么?”朕尧又要了一杯酒,摇晃着酒杯,清透暗红的酒液在杯中反射着灼目的光彩。朕尧的脑海中突然出现那发色火红的人唇边暗红的血痕,又是微微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白鹄忽地有些迷茫,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他主动了那么久。”朕尧一口饮尽杯中的酒,玻璃杯砸在吧台上,发出清脆的撞击声,起身离去,“你如果有什么疑问,就自己去问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白鹄看着吧台上留下的一串钥匙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 秦岚半趴在洗手池前,一会儿咳嗽,一会儿干呕,好看的眼睛周围一片猩红。洗手池里几乎堆满了金色的花瓣,最上面的几片花瓣还染着丝丝的血红。秦岚直起身子,面无表情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。太失败了,秦岚呼出一口浊气,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 玄关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。“你回……”秦岚倚在门框上,后半句话突然就失了声。他看着门口站立的人,久久没有再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一进门,就看见了这几天扰乱他心神的人儿倚在里屋的门框上,神情是从未见到过的慌张与惶急,本来就白的皮肤此刻像纸一样苍白。他一时愣了神,看着秦岚的嘴唇——此刻也已失了血色——微微颤动了几下,似乎想要说点什么,却看到那人忽然变了脸色,转身冲进了里屋。摔得震天响的门声,清脆的落锁声之后,是连门板也阻挡不住的剧烈的咳嗽声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一下慌了神,急忙冲进去,焦急地隔着门板询问,却只能听见里面一阵比一阵剧烈的咳嗽。

        不断传来的急促的拍门声与尝试开门的声音,被一齐压在了咳嗽声下。秦岚无视掉白鹄一遍又一遍的“秦岚!你怎么了?”,双手死死地扣住洗手池洁白的边沿。狭小的空间里满是翻飞的金色花瓣,洗手池里几乎堆满了花瓣,有许多已经染上了鲜艳的血色。随着门外动静的平复,秦岚逐渐缓了过来。他靠着卫生间冰凉的门滑下,眉宇间一片茫然与惆怅。

秦岚随手拾起一片花瓣,金色的玫瑰,张扬耀眼得无以复加。他轻轻合上了眼,本该搭在音弦上的细长手指轻轻抚着花瓣,抿紧了唇。

        “秦岚?”白鹄的声音响起,带着三分迷茫、三分不知所措、三分慌乱和一分难以寻找的真心,“开门好吗?”声音是秦岚从未听过的温柔,是他不曾奢求的一份温暖。秦岚没有发出一丝声音,只是花瓣自指间滑落,漂亮的手掩上了漂亮的眉眼。“开开门吧,让我看看好不好?”白鹄好像在哄骗幼儿园小孩似的,语气轻柔得不像话,“会没事的,嗯?”

        作弊了啊……白鹄。秦岚微微勾起嘴角,手掌下是微热的湿意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蹲在门口,额头抵着冰凉的门,一遍又一遍地、柔声细语地哄骗他的小朋友,眉眼间却满是不知所措,心里一抽一抽地闷疼。

        他怎么了?白鹄心里一片空白,只一遍又一遍缓慢地想着:他怎么了。心脏在血肉中一抽一抽的,不明显的痛意却让他眼里泛起了浅浅一点泪光。他一遍又一遍地询问,声音一点一点地低下去,一遍比一遍更温柔,好像要弥补上之前欠下的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 你主动了那么久,怎么现在躲起来了呢?没事,这次换我来吧。

        只是……不要这样好不好?

        门骤然被打开,白鹄一时没反应过来,眉宇之中隐隐带上一丝茫然。他抬起头,愣愣地看着秦岚。秦岚一头张扬的红发,在日光灯下更加夺目,像是宇宙中那颗炽热的星球一般耀眼。秦岚微微低着头,白鹄看不清他逆光的脸。光线直直刺进白鹄的眼睛,他略微有些不适地眯了眯眼,眼底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晶莹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缓缓地站起身,秦岚身后的景象,毫不设防地闯进他眼帘。一片雪白的洗手间里,此刻竟然飘着无数金色的花瓣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……”白鹄一时愣住了,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。剧痛骤起,他只觉得瞬间有利刃刺入胸腹,将自己整个削为两半,只消一低头,便能望见活生生的心脏,就在腔子之外蹦跳。他不由得一阵眩晕,双耳轰鸣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看到了?”秦岚勾了勾嘴角,面上看似毫不在意,心里却泛上了无边无尽的酸涩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儿和他背后的景象,一时间什么也说不出来。秦岚得了花吐症……金色的玫瑰……他喜欢我吗……白鹄的心头,毫无防备地涌上了一阵又一阵的喜意。他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与茫然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我会开心呢?

        秦岚看着呆住的白鹄,微微叹了口气。秦岚退开一点,定定地看着他,接着又再凑过去,将额头抵在他肩上,满足地、长长地叹息了一声。有那么短暂的一瞬,他的唇自他唇上拂过。轻如落花的一个吻。白鹄之后回想起来,甚至会怀疑这个吻是否真的存在过,但当时他还在心跳不止,便听得他说:“算了,既然如此,也便无憾了。你还是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走?你要我去哪里?”白鹄终于反应过来,一步一步逼近秦岚,径直把他逼近墙角。他伸出双手将人围困在自己的臂弯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”这一下懵逼的人换成了秦岚。

        白鹄也不多说废话,径直吻上眼前人几乎毫无血色的唇。秦岚似乎是被震惊到了,微张着嘴,一时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,任由白鹄作乱。许久之后,白鹄才恋恋不舍地离开,满意地看着秦岚的唇染上糜丽的红。

        秦岚的大脑,此刻已经当机了。他只能呆呆地望着白鹄鎏金色的眸子,却看见他眸里映出一抹红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金色和红色也蛮搭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 他脑海里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秦岚。”白鹄突然开口,无比正式地说,“在很多方面,其实我很迟钝,所以我希望现在说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 秦岚的心突然开始怦怦直跳,似乎要跳出胸腔一样。他隐约猜到了白鹄接下来要出口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秦岚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秦岚怔怔地望着他,接着却忽然展颜一笑。他的笑容如此耀眼,犹如烈日熊熊,不容逼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也喜欢你。”他轻声道。


请假条
这周太忙休息一下
下周更新×2弥补一下
分享首歌开心一下

我好像在哪见过你

◇本章过渡章orz

◇文笔不好请见谅(ノ_ _)ノ

◇ooc预警












拾,转折

        关宏峰并不是一点儿感情也没有,他只是习惯了把一切的情绪都深藏在心底,这样就不会让其他人抓到他的任何弱点和软肋。他才可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。可是这样的时间久了,即使在熟悉的人面前也变成了这副冷冰冰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呵。”周巡轻笑,眼中的万般风华霎那间悉数褪尽,仿佛只余下了冻结了万年的寒冰,“关教授连我和别人聊了什么也要管么?”

        关宏峰一愣,周巡何时用过如此疏离的语气和他说话?关教授?这转变什么时候开始的?

        是因为……

        萧衍吗?

        “我累了。”周巡躺回病床,合上双眼,遮住了疲惫。

        关宏峰沉默地站在病床边,看了周巡半晌,最终还是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 察觉到气氛不对劲的汪苗早就离开了,刚刚还万分热闹的病房一下子静了下来,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    就像前世他的死亡,偌大的前殿也是这般寂静,似乎是空荡荡的,耳畔却是多人此起彼伏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    手机突然开始响动,周巡随手摸到手机,屏幕上正闪烁的是“顾局”二字。他划开手机,对方絮絮叨叨地说了许久,他闭着眼听了一会儿,出声打断了对方:“好”,然后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 萧衍重新回到病房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:周巡懒懒地半坐着,合着眼安安静静的,眼角似乎还有点晶莹,几缕发丝垂下来,遮住了半边好看的眉眼。他整个人都沉寂着,好像死过一次一样的沧桑,沉默得令人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回去吧。”萧衍忍不住出声打破这幅画,将周巡从一大片萧索之中拉出来,重新沾上活力。

        连环分尸案的结束,也许仅仅只是一个开始。在忙碌而美好的表象下,究竟藏了多少污秽阴暗。而平和宁静的关系下,又是怎样错综复杂的纠缠。

        太阳昏昏沉沉地落下,无力地倚在山头,看着这个美丽的城市。温暖的阳光隐隐带上了一丝燥热,漂亮的橘黄染遍了整个天空,美得令人陶醉。这座城市美得不可方物,却也冷漠得令人心惊。无论在这个城市哪一隅发生了多么重大的事情,几天后也便被人遗忘,被时间洗刷掉一切痕迹,被遗留在时间长河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 人,太渺小了。

        支队的一众老小挤在酒楼的包间里,热火朝天地谈笑。汪苗调笑的声音,赵茜笑着轻斥的声音,啤酒开瓶的气音,老陈粗哑地劝酒的声音,酒杯相碰的声音,衣料摩擦的声音,一股脑地冲进周巡的耳朵,阻断了周巡的思维。心中的阴霾被暂时扫开,周巡笑意盈盈地融入这热闹的氛围,一时忘却了悲戚。

        很多时候,朋友间的热闹可以治愈伤痛。

        尽管可能只是暂时的。

        一群人吃饱喝足,决定回家,已然深夜了。大家三三两两的散了。喝了酒不能开车,周巡和萧衍慢慢地在街上踱步。身边偶尔掠过一辆车,两人也不打算叫车,就这么并肩走在初夏微热的空气中。周巡微微低着头,沉默地踩着自己的影子。萧衍略略侧头,看着周巡出神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相信前世今生吗?”周巡忽然开口。萧衍一愣:“怎么突然问这个?也许……是信的吧。”周巡的步伐忽然慢了些,抬起头,眉眼中隐隐含着几分迷茫:“前世的事情……有可能重演吗?”“重演?”萧衍看着周巡,眼中有些微的疑惑,“这……不一定,但……”“即使轮回也会爱上,这种感情,”周巡忽然停下来,认真地看向萧衍,“可能存在吗?”

        萧衍停下步子,回望周巡。他在周巡漆黑的眼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,心尖都颤了一下,认真而坚定的回答:“只要感情够深,有什么不可能呢?”

        周巡整个人都颤了一下,他看着萧衍眸中的自己,眼里忽地蒙上了水汽,声音都有些微的颤抖:“即使撞南墙?即使撞不开?即使没有结局、没有可能、没有回应?”

        萧衍直直地看着周巡,眼神里的坚定无法忽视。在周巡眼中,上一世的萧衍的身影与此刻眼前的人慢慢重合。“有什么不可能呢?”他听见萧衍开口,眼里看到的却似乎是那个一身玄衣的少年。视线模糊,热泪自颊边落下,周巡张了张口,半天才沙哑出声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 萧衍深深地望向他,看着他转身离开,没有再开口。那个身影是那么单薄孤寂,让人忍不住想拥他入怀,给他温暖,给他安全。但萧衍知道周巡不需要,他不是温室里需要保护的玫瑰,他是一匹有着凶利爪牙的头狼。他需要的,只是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 正因为如此,才让人忍不住给予他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他值得。

        周巡快步走在街道上,泪水止不住地下淌。他明白的,从醒来看见萧衍眼底的那一抹情绪时他就明白的。他多敏感的一个人,萧衍自以为藏得很好的感情在他眼里无处遁形,可那样的人,那样的感情却几乎令他窒息。他们三个人,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    感情这玩意儿太不讲道理,毫无声息地将这三个人紧紧连接在一起。命运的齿轮无声地契合上,缓缓地转动起来,一切都被推向未知。实在蛮横强硬到无法容忍,可偏偏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    周巡的身影消失了好一会儿,萧衍才提脚离开。还没走几步,兜里一直安分的手机却振动起来。萧衍掏出手机,瞄了眼屏幕,颇有些讶异地挑了挑眉,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    “喂,小萧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顾局。这么迟了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你知道云南那边最近出了事,‘枭龙’的动作越来越大,上面让我们派些人手去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,我知道。顾局的意思是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这次的‘屠龙计划’需要有‘羊’打进去。周巡一个人我不太放心,我想让你也去,两个人互相照应一下也好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周巡?”萧衍呼吸一滞,停下漫不经心的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对,前几天我问过他了,这小子同意了。但是他刚刚出院,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我们的牧羊犬?”萧衍沉默了半晌,不改神色地继续走,眉眼间隐隐带上一股戾气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同意就好。明天叫上周巡、高亚楠来我办公室找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萧衍掐断电话,面无表情地收好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 月光清冷的光辉洒在柏油路上,隐隐反射出苍白的色彩。平和的城市下,动荡的一面即将露出。他们三个人,又将面临什么样的危机呢?